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在干旱荒漠里,战友们如何种出最金贵的荒漠水果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11-08  浏览次数:2294
核心提示:  列兵随战友回到营地时,已经过了晚上九点。  这时,脚下的沙砾也不再灼热。折磨他们一整天的酷暑被晚风吹散,纠缠着列兵和战友们的敌人就只剩下
   列兵随战友回到营地时,已经过了晚上九点。

  这时,脚下的沙砾也不再灼热。折磨他们一整天的酷暑被晚风吹散,纠缠着列兵和战友们的“敌人”就只剩下了疲惫。

  列兵回到宿舍后,先用晒温了的河水美美地擦了个澡。

  将要熄灯时,殿后的班长才回到宿舍。他变戏法一样,不知从哪里弄来十多根绿油油的黄瓜,兴奋地招呼大家:“快来,鲜嫩的黄瓜,祛暑解乏,一人一根。”

  列兵开始以为,班长是从隔壁厨房取的。他咬一口,鲜嫩脆香,觉出这和厨房放久的老黄瓜不是一个味,明显是刚从蔓上摘下来。

  列兵惊奇:“这是从哪里摘来的黄瓜?”

  “保密。”上等兵冲他神秘一笑。

  “这可是最金贵的荒漠水果。”中士说,“哪能轻易暴露目标?”

  “到底哪里来的?”列兵望向班长,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。

  “明天带你去,一看便知。”班长笑着对他说。

  黄瓜多出一根,班长塞给列兵,列兵也不拒绝,喜滋滋收下。

  列兵好奇得很,不明白在这个只养得活梭梭树的干旱荒漠里,怎能长出如此鲜嫩的黄瓜?他恨不得立马找到那块神秘之地探个究竟。

  “一定得去看看。”列兵心里想着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列兵刚醒来就追问班长:“咱们什么时候去?”

  班长一时还没弄明白他啥意思,问:“去哪儿?”

  列兵急了:“去看荒漠黄瓜。”

  班长恍然大悟,笑着说:“不着急,去的时候我喊你。”

  早操结束后,列兵忍不住又问班长:“现在是不是该去了?”

  班长乐了:“急什么,还怕我去的时候把你忘了?”

  列兵挠头:“不是那意思,我就是——想去看看。”

  班长说:“知道你想去看看,我也一定会带你去看看。”

  吃过早饭,列兵追在班长后面,又问:“接下来,咱们……”

 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。班长当然知道他后一半想说啥,不等他说完,就冷冷地对他说:“先训练。”

  列兵泄了气,怏怏地等着值班员吹哨集合。

  这天的训练和往常无异,列兵表现却格外出色。他虽接触新课目时间短,但悟性高,动作练得也快,完全看不出是老连队的新兵。

  两个多月前,他刚报到时,大家都看出了他心有不甘的样子。

  老兵们心直口快说,看他细皮嫩肉,怎吃得了这苦?

  班长从不戴有色眼镜看人,他以前是怎么带的其他兵,现在就怎么带列兵。

  一晃,列兵到连里已经两个多月。

  这天,结束训练回到营地时,夕阳尚未完全落山。

  列兵换装、洗漱完毕,趁着晚饭前准备看会儿书。他把书刚打开,就觉出一个影子移到身边。列兵抬头,看到站在他跟前的竟是班长。

  “去不去?”班长笑问。

  “去。”列兵喜滋滋回应,他一直在等着班长呢。

  “走。”班长出了宿舍后直奔厨房。

  列兵以为班长是去取刀,心里疑惑,这是去看黄瓜又不是切黄瓜,干嘛去厨房。列兵虽犹豫,还是跟着进了厨房,却差点和班长迎面撞上。

  班长挑了两桶厨房攒下的废水正往外走。

  列兵赶忙去接扁担,对班长说:“我来我来。”

  班长努努嘴对列兵说:“你的在那边。”

  列兵扭头,看见洗漱池边装满水的两只铁桶。铁桶里的水是战友们洗漱完的废水经过滤后存下来的。铁桶上已经横着一根扁担。

  列兵不由分说挑起水,跟在班长身后,朝荒漠深处走去。

  挑着两桶水走在沙地上真是艰难,落地时脚后跟陷在沙里,起脚又换成脚尖戳进沙里,才走出几十米,列兵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  班长似乎不是跟列兵走在同一条路上,他随着肩上的担子有节奏地一起一落,走起来让人感觉轻松又麻利,很快就把列兵甩在了身后。

  列兵不敢耽搁,紧咬牙关,双手握实扁担两头,紧追了上去。

  班长停下时,天已黑尽。

  他们身后营地里的微弱灯光成了荒漠里唯一的亮色。

  “就在这里。”班长打开了手电筒。

  列兵看到,灯光下是四面残缺不全的土墙,铁丝对拉在土墙顶部,算是做了个屋顶,上面罩了一层塑料膜,像是一座简易的蔬菜大棚。

  列兵惊讶地问班长:“这里怎么会有墙,以前住过人吗?”

  班长说:“牧民以前都散居在荒漠里,为防风沙,建起干打垒的土房子,因为生活不便,后来又陆续都搬迁到了附近的镇里。”“牧民们搬走都几十年了,房子也大多荒废倒塌,这是仅存的残墙。”

  “黄瓜在这里活得成?”列兵迫不及待走进大棚。

  “咱们能在这里扎下根,咱们种下的菜肯定也能活。”

  班长跟在后面给列兵打光。

  列兵看到,空间狭小的大棚里只有四行菜,每行约五六米,大概也就十来株。除了黄瓜外,还有一行西红柿,一行豇豆,一行茄子。

  在电筒的光照下,四行菜和它们的四行影子根挨着根,就像八队整装待命的士兵。

  “慢点,可千万别踩着了。”

  列兵弯腰往里走的时候,班长急忙叮嘱。

  列兵顿时紧张起来,不时看着脚下,就像他踩着的不是菜地,而是地雷阵。他也惊喜,在这干旱的荒漠里,竟真就长出了嫩绿的蔬菜。

  列兵在大棚外面舀水递给班长,班长猫着身子在里面浇。

  班长每浇一株菜的时候,都轻轻地捋起底部的叶子,让水恰到好处滴在根部,每株菜不多不少,正好一瓢水。就像一个公道正派的司务长在给士兵分配给养。浇完菜之后,班长又小心翼翼地理好根部的叶子。仿佛每一株菜都是襁褓中的婴儿,需要他无微不至的呵护。

  班长走出大棚时,已经全身汗透。桶里的水一滴不剩浇进了大棚。

  “今天让它们喝个够。”班长欣喜得很。

  一阵风来,吹走了悬在头顶的乌云,星星和月亮相继露出笑脸。

  顿时,荒漠里铺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芒。

  “走吧,回。”班长担着空桶走在前面。

  列兵把不舍的目光从菜地里收回,挑起空桶紧跟在班长身后。

  一阵风吹过,列兵觉出冷,尤其刚出过汗,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  “冷了吧?”班长不待列兵回答,又说,“荒漠里的兵都得抗冻。”

  班长大踏步走在前面,列兵紧跟着他投在月光下晃动的影子。

  那一小片盖着白色塑料膜的蔬菜大棚早已不见了踪影,列兵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回头去望,仿佛那里藏着他心心念念的宝贝。

  列兵的家在南方,19年的人生里,他从未如此惦念一片绿色。

  “加快速度。”班长在前面催了。

  “哎——来了。”列兵匆忙回应。

  班长已经超出他五六十米。

  列兵不得不收回对大棚里那片绿色的惦念。

  他跑步去追班长,空水桶晃动的“吱扭扭”声在荒漠里分外响亮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主办单位:忠县福恒农业有限公司 联系电话:18908351188(关总)

渝ICP备2021002249号


渝公网安备 50023302000207号